<ol id="1lp5z"><ol id="1lp5z"><dfn id="1lp5z"></dfn></ol></ol><i id="1lp5z"><strike id="1lp5z"></strike></i>
<meter id="1lp5z"></meter>
    <address id="1lp5z"></address>

    
    

      <form id="1lp5z"></form>

        立即打開
        奠定新人性基礎的精神革命——“軸心時代”及其當代問題之二

        奠定新人性基礎的精神革命——“軸心時代”及其當代問題之二

        胡泳 2021年03月01日
        軸心時代的思想家啟發了許多現代的精神性課題,這一時期代表著人類歷史上的真正轉變。

        軸心時代所形成的思想,其發生學的奧秘存在于四個帶有地區特色的文化土壤、歷史淵源和宗教/哲學母體之中,分別是中國、印度、以色列和希臘。

        從雅斯貝爾斯的歸納看,幾個所謂的“軸心”文明都分布在地球的北溫帶地區,而沒有在南溫帶產生。這一方面說明人類農業文明對于溫帶氣候條件的強烈倚賴性,另一方面也讓我們不能不意識到這樣一些問題,比如人類早期社會活動中還是應該具有相互影響的因素存在的,而且這對于主要文明(可以相應地理解為“軸心”文明的萌芽)自身機體的發達、強健也是非常必要的,起碼支撐主要文明的空間要足夠開闊,這樣才能夠保證它的機體是相對鮮活的(文明總是需要相互間刺激和取長補短的)。而南溫帶地區地域狹小,且相對空間隔絕,雖然也產生了像瑪雅文明那種比較發達的農業文明,可是它的終于沒落恰恰說明了文明是需要強勁的新鮮血液的注入的。

        一個競爭環境也應該是不可或缺的(當然競爭也是帶有血腥的),比如軸心時代的中國正是春秋戰國時期,印度也是列國時期,而希臘是各個城邦的活躍、競爭時期,猶太人更是苦難重重,備受其他種族的壓迫,它們只能憑借自己堅定的信仰支撐自己民族的延續,這使得他們創造了一種文明的范型??傊?,文明要具有適度的地理開放性和競爭環境。

        除了地理要素,還有學者主張“生產要素”說。例如,湯一介以中國學者的身份提出新軸心時代。受唯物主義史學觀的影響,他認為,精神的突破往往是現實經濟變革的必然結果。湯一介重視從生產關系看軸心時代,他多次這樣描述歷史上的軸心時代:“公元前500年前后那個軸心時代,正是上述各軸心國進入鐵器時代的時候,生產有了大發展,從而產生了一批重要的思想家?!辫F器堅硬、韌性高、鋒利,勝過石器和青銅器。鐵器的廣泛使用,讓人類的工具制造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領域。

        工具推動經濟發展,而思想產生的另一個條件是閑暇——亞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學》一書中說:“(哲學)這類學術研究的開始,都在人生的必需品以及使人快樂安適的種種事物幾乎全都獲得了以后?!毕窨鬃?、蘇格拉底等開一代文化之先風的思想巨人都是平民出身(孔子雖然是下等沒落貴族,但他的經濟地位很低),而他們終于成長為學識淵博者,除了他們自身的聰明才智、刻苦自學精神之外,其實最為重要的即是社會經濟因素(尤其城市經濟)的迅速成長和活躍性給他們帶來了自由思考和學習的良機(比如文化傳播比之過去更為發達了),并且讓他們得以從繁重的生產勞動中有效地解脫出來(這是社會生產力水平大大提高的直接后果)。

        不過,在雅斯貝爾斯的眼里,精神運動才是構成歷史的根本要素,工具及社會經濟絕不會成為歷史的起點,促成“奠定我們新人性基礎的精神革命”。這個精神革命的關鍵表現在于,在對人類歷史產生了最重要影響的幾大文明中,不約而同地孕育出日后塑造現代世界的主要宗教和精神傳統。因為軸心時代的思想家啟發了許多現代的精神性課題,這一時期代表著人類歷史上的真正轉變:人們的認知方式從敘事和類比風格進展到更具分析性和反思性的風格(這可能是由于外部記憶工具使用的增加);同時,人們的激勵取向也發生了從短期物質取向到長期精神取向的改變。

        在此意義上可以說,軸心時代是參照現代宗教和現代世界來定義的。蘇格拉底、孔子、佛陀和希伯來的先知們,被認為比起早期的酋長國和古帝國的人,更接近我們現代人。他們提出了與今天的宗教和精神領袖所思相差不遠的問題,并且提供了相似的回答。正因為如此,古希臘哲學、《吠陀》經典、《圣經》、諸子百家等等,對后來人具有一種精神家園感。例如,黑格爾就曾經說道:“一提到希臘這個名字,在有教養的歐洲人心中,尤其在我們德國人心中,自然會引起一種家園之感?!保ā墩軐W史講演錄》卷一,第157頁)

        而雅思貝爾斯的重要貢獻在于,他在哲學或思想的領域中徹底拋棄了黑格爾以來的西方中心論。我們都知道,黑格爾根本不承認“東方哲學”能夠望希臘哲學的項背;他對中國和印度的思想都評價極低。按照黑格爾的觀點,盡管在中國和印度的思想中有一些道德的教訓、概念的反思、邏輯的萌芽,但是總的說來仍然算不上是真正的哲學。而雅思貝爾斯則對中國和印度作了以下直截了當的論斷:“中國和印度占據著與西方比肩的位置,不只是因為它們一直存活到今天,而是因為它們都完成了突破?!?/p>

        雅斯貝爾斯站在人類統一目標的高度,著眼于世界歷史結構共同的精神聯系,把中國、印度和西方在軸心期所創造的文化及其哲學置于同等并列的地位,完全擺脫了以黑格爾為代表的西方中心論的傳統偏見。由此可知,軸心時代實乃一個世界主義的概念,它肯定了人類思想的演進具有某種共同性。

        正如余敦康先生所總結的:“世界歷史的結構并非只有西方的一元,而是由包含中國、印度和西方在內的三元共同組成,全世界也并非只有一個惟一的以邏各斯為核心主題的西方哲學,同時還有著以梵我同一為核心主題的印度哲學,以天人整體的道術為核心主題的中國哲學?!保ā断惹刂T子哲學對宗教傳統的繼承與轉化》,載《軸心時代的中國思想:先秦諸子研究》,商務印書館,2019年)(財富中文網)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亚洲AV最新在线网址18禁,夜夜天天噜狠狠爱2019,国产超碰无码最新上传,老司机久久精品最新免费
        <ol id="1lp5z"><ol id="1lp5z"><dfn id="1lp5z"></dfn></ol></ol><i id="1lp5z"><strike id="1lp5z"></strike></i>
        <meter id="1lp5z"></meter>
          <address id="1lp5z"></address>

          
          

            <form id="1lp5z"></form>